keaisuweiwei2008

Despair:

罪木 蜜柑 @ Yu

スーパーダンガンロンパ2 さよなら絶望学園


yuhak:

葭灰 

日西千绕池边树,忆把枯条撼雪时。


万花CNYUUKI

photo thx @星川Karin(weibo)

staff@肉魔王-SpadeQ  (weibo)

空蝉の恋:

【2014.3】银魂 2011樱祭 神乐

CN空蝉

摄影:发条

油子蜀黍:

phx:基佬飞

睡前来一张~~

我!也!有!日!常!了!!!!

照片的秘密【Free!】【CP:真遥宗凛】

流水纸。0:

-知道大家都为那个啥的MOOK略难过,于是我就对着那个新图认真研究了一下,开出一个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快乐和安慰的脑洞。没错我就是你们的治愈小天使,看在我注视那个图如此长时间的份上,不点个赞吗www


-逗比向,真琴黑化一点点,顺便稍稍用了用达子的声优梗www希望大家喜欢!禁止转载


 


“所以……我们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在车站见面?”


山崎宗介双臂环胸,虽然语气仍然镇静,但是表情和眼神却出卖了他:山崎宗介,很认真地疑惑了。


而面前的龙崎怜戴了个帽子,鼻梁上的本体眼镜竟然消失了——山崎宗介和他最多算个相识,乍一看他脱了眼镜还没认出他——满脸紧张地对宗介说:“那个……山崎前辈,你有看到那个照片吗?”


山崎宗介挑挑眉。他对这个为人友好、努力向上的学弟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印象,好吧当时松冈凛教他游泳时,自己的确稍稍吃了点醋,但至少和龙崎怜交往下来,还是觉得他是个不错的人。


“照片?什么照片?还有,不必拘谨,叫宗介就行了。”


谁知,龙崎怜更慌了:“你没看到?凛前辈没给你看?”他伸出手,习惯性地推推鼻梁,这才记起今天没戴眼镜,有些尴尬地朝宗介笑笑,眼珠转了转,似乎在斟酌什么,随后说,“嗯……也对,其实是没什么。”


“……大家没告诉过你,你很不会撒谎吗?”宗介一看他的表情,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而且事关松冈凛。


小伙伴们都知道山崎宗介喜欢松冈凛,而且在对于松冈凛的事情上,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。第一个知道此事的是七濑遥,当然他也莫名其妙成了第一受害者,作为一个已经成功脱团还被误会成闺蜜男票的人,高冷的七濑遥表示事事俱往矣,不提也罢。


第二个知道此事的人是七濑遥的对象橘真琴。橘真琴不愧为七濑遥的亲密伴侣,七濑遥沉默不提,他本人作为小伙伴中情商最高的那个,自然靠着察言观色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,再加上他对七濑遥的占有欲绝对不亚于山崎宗介对松冈凛,稍稍押了押苗头便心知肚明。


随后知道的是松冈凛的妹妹松冈江以及学弟叶月渚,好了,这两个人一知道,全岩鸢鲛柄的小伙伴都知道了,顺便外带再加一个贵澄君。于是,当事人松冈凛竟然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人,为此大闹别扭。


抱歉扯远了。


龙崎怜见瞒不过去,只好皱了眉,有些害怕地拿出手机,打开相册,调出一张照片,递到宗介面前。宗介撇了撇怜,见他满脸“皇上,请您过目”的表情,便想让怜放松似的,朝他一笑,不料,怜吓得手一抖,手机差点落地开花。


苍天啊,到底是什么照片把龙崎怜搞成这样。


还有,自己笑起来真的那么恐怖嘛!?


山崎宗介往屏幕一看,好了,这下子他的手也一抖,手机再次差些与大地母亲来个亲密接触。


龙崎怜托着他的宝贝手机,悄悄抬眼观察宗介的表情。宗介看了一会儿,想了想问:“你哪里弄来这个照片的?”


“江的同学小花传给她的。”


“江为什么不自己来和我说?”


“是渚来告诉我的,而且江同学一个女孩子……又是凛前辈的妹妹,不……不太好吧……”怜小心翼翼地斟酌着词句。


“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发给我?”


“我觉得,还是亲眼所见比较好,而且还是想当面和你说清楚。”


“……”宗介盯着怜看了一会儿,换了话头,“话说真琴知道吗?”


说到真琴,怜的脸色大变:“嘘!!谁敢告诉真琴前辈啊!”


虽然弄不懂为什么怜提到真琴如此害怕,但是宗介还是选择了没有追问。心里想着也许真琴那小子的确有些令人恐慌的地方,如果是这样,自己总攻的位置可能不保。
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宗介看了看怜,“照片传我就行,我会删掉聊天记录,今天你没见过我。”


怜如释重负,但又补充了一句:“那个……宗……宗介,其实我们没别的意思,就是觉得,如果有什么,还是说清比较好。”


“嗯。谢谢你。”


 


“仔细想想还是要把这个事情告诉你为好。”山崎宗介敲着桌子,“也不知道遥那家伙和你说了没有。”


看到手机上的图,橘真琴的脸黑了大半。


尽管看到平日散发暖男气场,笑容如同花儿开在春风里的橘真琴露出这种表情,几率差不多等同于百太郎和小江交往,然而此时此刻宗介也已经顾不得欣赏这样的画面,而是迫切想要知道对方的看法。


“……卧槽。”向来暖男的橘真琴黑屏死机了半晌后破了功,冒出句粗话来表达他的震惊,“这这这……这怎么回事!!”


山崎宗介像个老外般地耸耸肩:“别人给我看的,我还想问你呢。”他想了想,毕竟橘真琴和自己没仇,而且目前看来还是一条战壕的战友,便安慰了他一下,“可能是什么活动……”


橘真琴没答话。


“可能是他俩一起去拍什么照片吧……嗯,他俩长得漂亮,拍点照片也是应该的。”山崎宗介说出口才发现自己说的不知道是什么,于是干脆闭了嘴,一门心思等橘真琴回话。


不料,橘真琴沉默半天后,仅仅是把照片拷贝了一份,抬头朝宗介笑了笑,便买单准备走人。


妈呀,这货不按套路出牌啊!宗介一把拉住真琴:“喂!你没点反应吗?”


真琴转头朝宗介笑笑:“我会问清楚的哦!”


然而,他这笑容让宗介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战,看着对方浑身上下冒出的黑气,他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龙崎怜会吓成那样。


 


七濑遥回来的时候,房间里一片漆黑。


他脱了鞋,面无表情地走进客厅,想要伸手开灯,却忽然从背后被人抱住。


“谁……真琴?”嗅到对方身上熟悉的味道,七濑遥立即意识到是自家对象,但很快,他发现橘真琴今天气场明显不同,比如……怕鬼的他,怎么不开灯?


“真琴?”


“遥今天回来的好晚,去了哪里?”


“哦,去街上走了走,马上要去东京了,准备准备。怎么了你?”


橘真琴没说话,把脸埋在遥的脖子里亲吻了一下,不知为何,遥忽然想起了那日玩水枪游戏时候的真琴,不由自主地心慌意乱。


“遥和凛一起去的吗?”真琴说完,一只手臂紧紧地禁锢住遥的腰,另一只手则是拿着手机,打开那张照片,伸到了遥的面前。


遥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
真琴在遥的身后,无声无息地笑了。


“真琴……那个……这个图……”


真琴搂着遥,把遥的身子转过来,面向自己,借着手机的微光,他轻轻挑起遥的下巴:“嗯……最近遥不是很听话。”


“……不,这个东西,真琴你误会了。”


 


“什么?!!!你他妈信这玩意儿?!!”松冈凛跳得老高,“哦天哪,你知道我为了这个图做了多大的牺牲吗!居然要我去拉遥那小子的手,我回来之后用消毒棉花擦了又擦!”松冈凛忽然弯下腰,看着坐在床上的宗介,“说!谁给你的这个图!我保证不打死他!”


“……所以,到底为什么要拍这个图?”


说到这里,刚刚还在炸毛的凛猫猫忽然收了爪牙,开始有些扭捏起来,他的脸颊有点红,眼神飘忽不定,似乎在斟酌词句。最后,他咬咬牙,拿出个盒子塞在宗介的手里:“给……给你的!”


 


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个小小的手机链。银色的小虎鲸,微微泛出金属的光泽。


“所以,就是为了这个,今天也是去店里取它。我们要去东京了,租的房子和读的学校都不在一起,不能每天都像现在这样,总会有分离,所以凛问我要不要去定制毕业礼物给你和宗介,我想着给你个惊喜,就去了。”


“遥……”


“还有什么想问的应该就是那张照片了吧?”遥靠在真琴的肩膀上,“当时那个饰品店出了新款的手链,但恰好缺模特,想着我们大家之前也有在那家店买过不少东西,对方说只要我和凛答应做模特,这次的定制费用就免了。本来我俩不想答应,但看在之前人家也算是熟悉的店家就同意了。”忽然,遥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,露出了一丝不悦。


“怎么了遥?”


 


“你知道吗!!居然要我和遥牵手!牵手!!”松冈凛咬着牙,“理由是,要凸显商品!因为摄影师说我俩长得太好看,商品就不太显眼了!你知道我那天问你借酒精消毒棉花的原因了吧!”


“好了好了,”来龙去脉明了,宗介站起来,抬手摸了摸凛的头,随即一把把他抱在怀里,自动忽略了【长得太好看】这一槽点,“我错了,不该怀疑你。”


“切……想什么呢!我要真对遥有什么想法,橘真琴转头就把我撂倒了!他那怪力……”凛说着说着,音量低下去,把脸埋在宗介怀里,声音软软的,“呐,那个小鲸鲨,喜欢吗?”


“嗯,喜欢。凛的一切,我都喜欢。”


 


“所以那天我才问你什么东西洗手比较好的。”遥握住真琴放在自己腹部的手。


“诶!然后我就拿了滴露那个泡沫除菌皂给你?”真琴回忆着说。(铃木达央声优梗)


“嗯,那个味道挺好闻,像你。”


一方面似乎还在为遥今天突破天际地说了那么多字数而震惊,一方面又为遥如此认真地为自己准备礼物和解释而深感惭愧的真琴,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。


 


“那么,那个照片到底是哪里来的!”真琴和宗介异口同声地盯着面前的眼镜学霸。


怜慌乱地推了推眼镜,随后指指一边的渚和小江。


“嗯?”


“那个……”小江笑了笑,“那个饰品店是小花的姐姐开的。我也是后来才知道。她只是问我哥哥和遥前辈做模特是不是合适而已,我就拿给渚看了……”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“叶月渚!!!”


“苍天啊大地啊,我也只是拿给怜看了,但是我也不知道竟然是这样。”渚急急忙忙地解释。


“哦老天,”山崎宗介扶额,“兜了一大圈,原来是这样。”


“所以以后要是在发生这种事情,”凛一脸女王地对宗介说,“我就揍你揍到让你感受花儿为什么这样红!还有你们!”凛转头看向小江他们,“以后不许没搞清楚就乱传,知道吗!”


“是……”


一旁的七濑遥吸着果汁,言简意赅地负责收场:“真琴,青花鱼。”


“好好好,回家做青花鱼。”


“补偿我,今天要吃咖喱的。”


“好好好,咖喱的。”


 


另一方面。


“欢迎光临。”


“据说啊,小江同学一直来这里买东西的。”百太郎推开店门,“我们之前也来过,现在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送给前辈他们吧。”


“百百,你不就是想偶遇小江同学么。”身后的小爱探出脑袋。


“嘿嘿……咦!这里出新款手链了。”


“百百……”


“我来看看……卧槽!”


“什么……啊!”


广告上,正是凛和遥两人拍的牵手图。


“我去信息量好大!!!前辈他们……”


“山崎前辈和橘前辈知道吗?”


“啧,”百百转转眼珠,“我们找个机会和他们说说……”


 

贝贝熊:

吹泡泡? 第一眼的感觉. clowN/7/26/Iphone5/Hipstamatic拍摄 | Snapsed/